•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程萬軍:如果清勝甲午則中國命運或比土耳其還慘

    來源: 搜狐   發布時間:2019-03-25

    瀏覽次數: 1319

    程萬軍:如果清勝甲午則中國命運或比土耳其還慘 

    2019-03-25 07:00


    不少晚清史愛好者都會設想這樣一個問題:

    如果甲午戰爭,大清國戰勝日本,結果會如何?

    本文現在就和大家一同推演這個結果。

    1895前二十年,是晚清最為得意時期。因為滅太平天國內亂、興洋務運動改革,清廷自以為實現了“中興”、在亞洲壓制了日本勢頭。是名副其實的東方一哥。

    我以為,那應是甲午若勝日本后的表現。

    1876年1月,日本年僅29歲的外交官森有禮來華,受到李鴻章接見。

    李鴻章明確闡述了洋務運動的宗旨:“只是諸如武器、鐵路、電信以及其他器械等,為必要之器物,他人最擅長之處,從國外引進?!?/p>

    甲午開戰時,清廷搞的始于1861年的洋務運動已到第33個年頭,這場戰爭可謂對洋務運動成敗的最好檢驗。輸了,說明洋務運動失敗,要轉向。贏了,說明洋務運動成功,繼續搞下去。

    關于東方變革,日本近代之父福澤諭吉曾說,須分三個階段,第一是變心,第二是變制,第三是變技。而以“師夷長技以制夷”為旗幟的晚清洋務運動,卻是以逆時針運轉,先是變技,且遲遲不涉及制度和人心。所以,變革了三十年,人沒有變,制度沒有變,只是武器變了而已。

    那么,這場戰爭若真如畫中一般,清朝贏了,洋務運動得到肯定,那么接下來必然是“歌舞升平慶中興”。

    “成功的洋務運動”將繼續,如火如荼搞下去,“武器決定論”誓不休。

    洋務運動是19世紀60年代到19世界90年代晚清政府的自救運動,主要目的是學習、引進西方軍事裝備、機器生產與科學技術來維護清王朝的統治的。

    洋務運動是封建帝制內部的改革,改革者沒有觸及封建制度的本質。改革目的是為了維護瀕臨滅亡的清政權。改革者希望用先進的西方生產技術來維護清王朝的統治,卻不從封建社會自身改革。所以雖然工商業取得了一些成果,但關系到國家政治層面的腐敗腐朽沒有得到絲毫救治。

    即使僥幸一勝,病夫的病并沒得到根本療治。

    這樣一路搞下去會有什么后果?

    與東亞病夫類比,我們不妨再看看歐洲病夫“勝利拖下去”的下場。

    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它的最后時光,那也應該是大清國勝利的后禍樣本之一。

    熟悉世界史的朋友應該知道,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曾經盛極一時,巔峰時期疆域600多萬平方公里,勢力橫跨亞非歐三大洲,黑海是他的內海,波斯灣是他的練兵場,他可以把沙皇俄國的莫斯科付之一炬,也可以吊打歐洲聯軍,甚至比跟他同時期的大明朝和之后的大清朝都不差。就是這么一個強大帝國,最后的下場卻是被歐洲列強肢解,他的廢墟上建立起40多個大大小小的國家。最后只剩土耳其本土78萬多平方公里,一個600多萬平方公里的帝國,已不足百萬平方公里、昔日六分之一了。

    在翻閱世界近代史的進程中,經常會有問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東亞病夫的清朝完整地被中華民國繼承下來了,而歐洲病夫奧斯曼土耳其卻被肢解的煙消云散了。

    原因之一,就在奧斯曼帝國一直抱大腿,趕上一戰,站到德國陣營而成為世界大戰的戰敗國,死得比較慢、比較難看。而大清帝國卻是不停挑戰列強,屢次成為戰敗國,沒有趕上一戰就被本國人民弄死了,死得比較快、比較不難看。

    雖然死期有快慢,但兩個病夫的病因和病情卻相差不多。從表面看,大清帝國與奧斯曼帝國似乎 有著明顯的不同,奧斯曼是個政教合一的國家,而大清是個世俗國家。但是,在衰敗的本質上,這兩個帝國得的是同一種病,也死于同一種病。這種病并非來自外部的創傷,而是內部潰瘍。

    奧斯曼帝國可謂世界最后一個由游牧民族建立的帝國。奧斯曼人的戰略戰術與其他游牧部落無異:以快速機動的騎兵射手消滅敵人。通過這種方法,他們成立了最后一個世界級得游牧帝國。

    17世紀正是航海國家日新月異紅紅火火的時代,但卻是奧斯曼狼老去時代。 此時漫游世界的航海大國荷蘭,看出了奧斯曼帝國病根,荷蘭領事在向國內報告中指出——

    “現在此地情況已達到人人為所欲為的程度,其有權者尤甚,從這一點便可窺見該國的狀況?,F在已不是一根柱子折段或削弱的問題,而是國家的四根支柱,即宗教,法律,政治,財政全部崩潰……每個人不妨捫心自問,長此以往,是否還能維持下去?”

    “一度成為歐洲恐怖威脅的奧斯曼軍隊,除了對于它們自己的君主及平民外,已經不再能夠嚇唬任何人了?!?/p>

    作為新生海航大國,荷蘭觀察世界十分敏銳,它一眼看出了奧斯曼帝國的衰敗。

    雖然此時荷蘭還未留意到大清帝國,但此后大清帝國所出現的情況與奧斯曼帝國大同小異。內部發生越來越嚴重的白蟻式腐敗。

    中央統治的權威悄悄地僵化和衰落,冗員充斥的政府機構的效率越來越低下,賣官鬻爵、貪贓枉法已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從政治到軍事上,都在走下坡路。 八旗兵腐化、潰爛,酗酒、賭博,花天酒地,狂嫖濫賭,把盔甲器械送進當鋪。與敗家子同義詞。

    江河日下的帝國,不能因為路途遙遠而被西方忽略。正如一位英國歷史學家預測奧斯曼的命運所說:“這里的主人如果不是強悍的獅子,那就要成為別人獵取的羔羊?!?/p>

    歐洲病夫和東亞病夫,都被西方列強先后降服。

    奧斯曼帝國的下坡路,始于18世界與俄國、奧地利、法國等列強的幾場戰爭。無論是對新興的法蘭西帝國,還是對老牌的俄羅斯、奧地利,它都打不過。

    而大清國這一邊,也是戰爭打出慘象。19世紀中葉,大英帝國越過東西界線,勢不可擋地涉入東方。1840年對大清發動貿易爭端之后的軍事戰役。 相形之下,驗出了東亞病夫的底色。不足 兩 萬的英軍,打得投入 20 萬兵力的清軍抱頭鼠竄,一個擁有四萬萬臣民的國家,眼睜睜看著幾千“西夷”在自己的家門口進行登陸表演,猶如天兵天將。真的打不過,差得不是一星半點兒。

    隨后, 趁火打劫的列強紛至沓來,一個接一個。 雖然迫于形勢,兩個帝國都建了海軍,但是,他們外強中干,不得海軍要領。一位西方人指出,一艘西方軍艦就可以擊沉 10 艘土耳其單層甲板槳劃船。 而大清帝國的北洋水師就更不用提了。從南洋水師到北洋水師,都是可憐的見光死角色。

    當然,兩個病夫還有個共同的“長處”,那就是都善于茍延殘喘。但在這方面,他們卻有著五十步與百步的差距。雖都敗在列強墻下,但他們的表現卻十分迥異。大清與英國簽了合約后,卻能賴則賴,內心對英夷是抗拒的。而奧斯曼帝國,卻徹底傍了大哥,敗于沙俄后,死死抱住大英帝國。 奧斯曼君主哈米德二世始終堅持一個信條:“土耳其必須永遠和英國站在一起,土耳其將盡一切可能乃至犧牲自身來維護對英國的信譽?!?和 東亞病夫一樣,歐洲病夫遭到的最大領土威脅,不是來自英國,而是來自虎視眈眈的俄國。俄國從這兩個老大帝國手里,先后奪取大片國土,如果不是英國干預,奧斯曼帝國早已在 19 世紀就被俄國吞個干凈。

    新興英國為什么要罩著奧斯曼這個老邁帝國呢?那也是出于國家利益考慮和戰略需要。我們知道,奧斯曼帝國位于歐亞非三大洲會合處,比起蠻橫的俄羅斯來,英國更愿意讓一個軟弱無能、乖乖聽話的土耳其橫它通往印度的道路上。列強需要老大帝國軟弱無能的皇帝,但這個樣子的皇帝對奧斯曼這個國家來說卻是災難。

    雖然抱住了英國這個大腿,但內部沒有本質變革的1奧斯曼,19世紀繼續走下坡路。沙皇俄國跟奧斯曼爭奪東南歐、爭奪黑海、爭奪克里米亞,戰爭斷斷續續打了240多年。到19世紀,西歐列強已經完全崛起,年邁的奧斯曼沒有跟上現代化步伐,再也保不住他的疆域了。

    勉強活到20世紀初葉的奧斯曼,挺到第一世界大戰來臨。犯了一個致命錯誤。它背棄英國,轉拜德國大哥。加入了同盟國。這下子,它的殘喘日子到了頭,一戰結束,同盟國戰敗,這個老邁帝國終于難逃被戰勝的協約國肢解命運。 奧斯曼的領土被切割為 40 多個國家,立國 600 多年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徹底覆滅。

    對照下奧斯曼命運,可以清晰透見大清之未來。而當時處于北方的沙俄在蠶食奧斯曼的同時,還對清朝虎視眈眈,沙俄侵略的特點,不像英國培養殖民地,而是直接吞并。在19世紀末,當時沙俄提出了“黃俄羅斯計劃”,就是打算把清朝收入囊中。幸虧有日本在旁邊爭食,二虎相斗,羔羊得利,如果甲午戰爭日本失敗了,可能會被瓜分掉,到時候沙俄就失去了制約力,大軍南下,中國可就更危險了。

    責編:張聰(電話:010—65420087 郵箱:chizizzs@163.com)


    [上一篇: 張作霖演講時忘稿,隨口說出一句名言,全場大笑!如今廣為流傳! ]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相關鏈接

    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下载|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63|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爱与|亚洲狠狠久久一区二区三区
  •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