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祖孫五代一家人

    來源: 赤子雜志10月刊   發布時間:2019-11-15

    瀏覽次數: 1150

    文:郭同久

    我生我長在晉南盆地一個叫“崔村”的地方。單看村名,會覺得村里應該主要是“崔”姓人家。其實不然,也不知什么原因,我們村竟然連一戶姓崔的人都沒有,絕大多數都姓郭、姓李或者姓梁。

    郭姓人家,集中住在一個叫北堡的自然村。村里的郭姓長輩人,我知道的,“學”字輩最長,爾后是“兆”字、“三”字同輩份,其次是“守”字、“丕”字輩,接下來是“奎”字輩?!翱弊州呄逻?,不知道是老祖宗沒確定,還是小輩人沒遵從,反正是沒了規范輩份的字。從名字輩份可以看出來,這里的郭家原本是一家人,綿延分叉,便有了我們崔村北堡這幾百口子的郭家子孫。

    “兆”是我的祖爺輩、“守”是我的爺爺輩,“奎”字輩是我父輩。

    微信圖片_20191114144804.jpg

    小時候,心里有一件很不爽的事,說出來令人見笑。由于父母的管教,從小就不叫人不開口。然而,讓人甚感別扭的是,不僅許多與父母年齡相仿的我要叫人家爺爺奶奶,即使是一些同齡人甚至是比自己小的,我也要稱呼人家叔叔、姑姑,有的竟然要叫爺爺、老姑。由于這個原因,再加上輩份大的同齡人的依小賣老,小小的我曾經很有點自卑,你說可笑不可笑!

    一次,不知道說啥事,竟然與父親扯到了這個話題上,我把心中的迷蒙不解也可以說是委屈,盡情傾訴給了父親。父親聽完后,并沒立即回答,而是瞇著眼,看著我,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我記得非常清楚,父親笑的很爽朗,笑的也很得勁。父親的笑叫我一頭霧水,更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大概是我打破砂鍋紋到底的勁頭和一臉的認真樣,父親才告訴我,好娃哩,人小輩大,人大輩小,我們輩小,可我們才是老郭家的長子長孫啊。父親的話,我當時雖然似懂非懂,心里卻也不再糾結。面對一些同齡長輩人,叔叔,姑姑,哪怕是爺爺,也能叫出口了;小伙伴有時候打嘴仗,爭大論小,盡管誰也說服不了誰,我卻也比以往有了更多不服輸的道理?,F在,早就成了爺爺輩的我,說起這些往事,常常還會笑半天。

    村里有很多大輩份的人,而我的爺爺奶奶,在我心里卻極為模糊。沒有見過奶奶面,奶奶也沒留下照片,我們孫輩,對奶奶,一點印象都沒有。爺爺去世時我不滿3歲,因為爺爺有照片,說起爺爺,似乎有些印象,卻又十分零碎。聽父親、叔叔和村里人說,爺爺是祖上的獨苗,還是清朝末年的“秀才”,一直在村里教書,書法寫的也不錯。村里當年的一些牌樓和許多墓碑上的字,都是爺爺留下的墨跡。我高中畢業在大隊當統計時,村里供銷社一位李姓大伯,曾經說他保存有一幅爺爺的字帖,可惜也沒登門看一下。

    微信圖片_20191114144927.jpg

    爺爺那輩人終生在家鄉那狹小天地里生活。晉南盆地水豐地肥,人勤春早。那時家里的日子不算富裕,卻也衣食無憂,相對安穩。這份祥和安寧,是毫無人性的日本鬼子破壞的。日本鬼子38年殺到晉南一帶后,燒殺掠搶,無惡不作,把我家僅有的北房和東廈燒成了灰燼。從此,一家人開始了居無定所的流浪生活。不久,奶奶又因病離世,把痛苦和艱難全都留給了爺爺和年幼的父親、姑姑。

    爺爺50多歲時,終于等來了中華民族的新生。聽父親說,土改時,要給家里分一處住房,誰知爺爺開始說啥也不要。爺爺說,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郭姓子孫,我怎么能分人家房子呢!后來,那位房子被分的同姓爺爺,給我爺爺說,你不要,我的房子也留不住,還是要分給別人,你怎能不要呢?周圍人好說歹說,剛強而又書生氣的爺爺,最后才勉強答應。我家現在老院子的北房,就是土改時分的房屋拆后,由父母在老宅基地翻建的。父母在里邊住了一輩子,養育了我們兄妹9個人。

    上世紀50年代末,操勞一生,年僅62歲的爺爺撒手人寰。

    父母他們那輩人,生不逢時,小時候兵荒馬亂,擔驚受怕,嘗遍了艱辛。母親曾經說,有好多次,子彈在頭上“嗖、嗖”的飛,姥姥領著她們急慌地跑,東躲西藏,能活下來,真是幸運。

    新中國的成立,迎來了偉大祖國的鳳凰涅槃,更給億萬如同父母一樣的老百姓,鋪平了追求幸福的康莊大道。在50年代初那激情燃燒的歲月里,我的父母攜手婚姻,邁上了人生旅途的美好征程。

    國泰民安,人丁興旺。新中國的新生活,給予父母那輩人的最大饋贈,就是天使般的兒女接踵而至。

    父母生育了我們兄妹9個人,教養了我們兄妹9個人。在我們北堡,在我們崔村,包括自己后來走南闖北、耳聞目睹的,那年月兄弟5、6個,兄妹8、9個或者姐弟8、9個的,十分普遍。央視一套播出的《歡樂中國人》,安徽張家10姐妹的故事,恐怕是典型代表。老部隊就有一位首長,生了5個女兒卻一直沒有兒子。盼望生兒子的兩口子,到了第6胎,送子觀音竟然又一下送給他們一對雙胞胎女兒。成了“七仙女”父母的他們,這才認命打住,沒有再生。

    “那么多孩子,怎么養,拿啥養,誰給帶???”這些事,現在的年輕人聞所未聞,聞之驚嘆??!

    是啊,現在想一想都覺得可怕。但父母那輩人,吃苦耐勞,含辛茹苦,“大樹底下好乘涼”,硬是靠著一雙堅韌的肩膀,挑起了負重前行的千均擔。

    微信圖片_20191114144931.jpg

    我的父母都沒有正式進過學堂,一輩子吃夠了沒文化的苦。是新中國50年代的掃盲,讓他們不僅認識了一些字,而且更加懂得了讀書的重要。父母一輩子最敬重的人就是老師,是那些有文化的人。

    上世紀70年代初,農村恢復高中招生時,父親為我哥每一個報名,我哥成了我們家第一個高中生。哥哥高中畢業,我進高中校門;我高中畢業,大妹妹又到高中讀書,并且成了我們村女孩子讀高中的第一人……從上世紀80年代起,我四弟、五弟、六弟,先后考取鄭州高射炮兵學院、中南財經大學和國防科技大學,給父母以最大回報。后來,小妹妹又考取太原理工大學外語系,成了我那個村莊第一個女大學生時,《山西日報》還報道了我父母含辛茹苦養育子女上學讀書的事。兒女的好學上進,社會的贊譽肯定,給父母以極大慰藉,使父母感到了無比的幸福自豪。

    我經常想,作為新中國的農民,父母養育我們兄妹9人,從第一個孩子進校門,到最小的女兒大學畢業,前后近40年,從我哥讀高中到小妹大學畢業,也有近30年,對于他們而言,該是一件多么艱難而又了不起的工程??!我深深感到,這里,除了父母對子女無私而偉大的愛的支撐,最重要的是,黨和政府對教育的“有效”投入,才使得千千萬萬像我們這樣的農家子弟,從小學到高中,只要你愿意上,基本不用花錢,去上就行;只要你能考上大學,花錢也十分有限,一定能供得起你,哪怕你父母是地道的農民。我讀高中時,每月國家供應33斤純糧和一定數量的肉油,要7.5元的伙食費,國家每月還給1至3元不等的困難補貼。那時的7.5元,對父母便是很大的壓力。錢不夠時就算不上灶,就算從家帶饃吃,甚至用僅有的錢與同學合訂《山西日報》,我也堅持讀了下來,不存在讀不起的問題。如果動輒成千上萬的繳錢,就算父母再愛兒女,一個接一個,一上幾十年,也會有心無力供不起??!

    父母他們那輩人,是充滿艱辛勞作奮斗的一代人,更是充滿希望快樂幸福的一代人。后來,我父母跟著他的兒女,天南地北,走了一些地方,領略了祖國的錦繡河山,享受了生活的豐厚回報。古稀之后,10多年時間,父母一直在縣城四弟弟媳跟前頤養天年,度過了幸福的晚年生活。我最后一次與母親相處,只有短短幾天,看著母親那樣的狀況,我卻不得不離親而去。當時,痛苦無助,心簡直都要碎了??晌业哪赣H非常開朗樂觀。母親用不很清晰的聲音,笑著對我說,好著哩,老不了,甭熬煎。病成那樣了,還不忘囑咐我,叫我回去后好好工作……

    似乎是不知不覺之間,因爺爺去世早,我這個對爺爺隔輩疼愛渾然不知的孫子,我這個在父母眼里總需要囑咐背誨的兒子,也成了女兒的父親,成了外孫女的姥爺,成了年過花甲的人。

    我們這輩人,曾是被稱作“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托在身上”的一代。我高中畢業在村里干了一年,1976年初,應征入伍,成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在冀中平原那塊廣袤的大地上,在“萬歲軍”那揚名天下的大學校里,我沐浴著首長戰友的關心關愛,勤奮學習,刻苦訓練,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農村孩子,先后受獎,立功,入黨,入伍3年多時間便提拔當了軍官。在人民大會堂,在平津戰役紀念館,還曾兩次受到軍委主席等軍委、總部首長的接見。在先輩開創的和平歲月里,當了27年的“和平兵”。短暫的軍旅生涯,成了人生最美的回憶。

    微信圖片_20191114144937.jpg

    幾十年的歲月滄桑,對我父親所說“人大輩小,人小輩大”的話,現在才有了些真實感受。

    我們兄妹9人的子女,大的已經年過不惑,大學畢業也快20年了;小侄女豆豆,今年才上高一;還有兩個外甥女,明年將同我父母的曾孫、哥哥的孫子一起,參加高考,并肩開啟他們人生的新征程。

    我們兄妹已有的孫輩,大的在讀高三,小的剛入幼兒園。我的寶貝外孫女,也已經6歲多了。她聰明伶俐,活潑可愛,人見人喜。今年9月,她揮別幼兒園,正式背著書包,高高興興上了學堂。有機會接送她上學回家,尤其是在學校門口的等待中,看著寶寶邊喊邊叫,又蹦又跳,像小鳥一樣撲到懷里時的喜悅歡馨,是我和老伴最高興最盼望的事。

    我們的子女和孫輩,趕上了國強民富的好歲月,再加上獨生子女的獨特身份,“421”結構的無比珍貴,她們不僅盡享著生活的無比甜蜜,盡享著長輩的疼愛呵護,還在科技飛速發展進步的浪潮中,有了與時代同步伐、與文明共脈動的大好機遇,有了與我們的祖輩人不可同日而語的涉獵閱歷見識。這是她們人生的寶貴財富,也必將匯集成支撐促進社會發展進步的強大力量。她們將是更加有為的新一代!

    從爺爺奶奶當年的單門獨戶,艱辛度日,難以為繼,短短幾十年,伴隨著共和國的陽光明媚,我們家現在變成了40多口子的大家庭。一家人分別居住在晉南,雁北,北京,天津,綿陽,杭州;有了一茬茬的大學生,碩士生,甚至是博士生;不要說爺爺他們那輩人想不到,父母他們那輩人也想不到的舒適快捷便利的網絡化、智能化生活,已經和正在與我們每個人、每個家庭融為一體。

    70年彈指一揮,70年天翻地覆。我們偉大的祖國,明天會更美好,人民會更幸福!

    我們這個分散在四面八方的大家庭,乘座在祖國發展進步的列車上,也一定會芝麻開花,百尺竿頭,更加的興旺幸福!

     

    2019.9于津門

     責編:陳曉艷(電話:010—65420087 郵箱:chizizzs@163.com)


    [上一篇: 村莊 ]    [下一篇: 此去經年榆樹情 ]

    相關鏈接

    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下载|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63|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爱与|亚洲狠狠久久一区二区三区
  •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