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此去經年榆樹情

    來源: 赤子雜志11月刊   發布時間:2020-01-03

    瀏覽次數: 1287

    文 | 冀運希



    老家院落曾經的那棵老榆樹,誰人栽植?長在何年?就連父輩們也不能說的明白。

    打我記事起,它就有盆口那么粗,直溜溜的樹干貼著院墻高高地竄出屋脊,托起一頂枝繁葉茂的大傘冠。老榆樹萌生于春季,茂盛于夏日,葉落于晚秋,蘊藏于冬天。它像一位歷盡滄桑的長者,站在時空的隧道里,默默守望著人世紅塵的冷暖悲歡。



    故鄉,地處塞外。到了春天,乍暖還寒。然而,外表干枯的老榆樹,卻靜悄悄地抹上了一層新綠,蒼勁的枝條在人們不知不覺中吐出褐色的嫩芽。不經意間榆樹枝條倏然生發成鵝黃翠綠的榆錢,一團團、一串串,在春風伴著沙粒的敲打中綻放搖曳,這是我孩提時對春天的第一感知。

    那是個饑不擇食的年代,榆錢成了大自然饋贈農家人的奢侈美味。每每這個時節,左鄰右舍的玩伴們,會時不時地在樹周圍游蕩翹望。一旦瞄準大人不在家的空隙,有幾個爬樹能手、猴子般的竄上樹頭,東游西晃大把大把地捋下榆錢;先是自己一飽口福,爾后塞滿衣服口袋滑下樹干,與其他伙伴分享春天賜予的第一份禮物。

    有攀樹本領的一般是窮人家的孩子,裸穿著一層粗布補丁舊衣,難免被枝杈掛破。衣不遮體者倒不在乎跑光露底,害怕的是衣裳破了遭受父母賜予的皮肉之苦。樹上,夠不著的枝頭榆錢甚為稠密,我和我的玩伴還會用鐵絲彎成U字型鉤子,綁在長長的木棍上去拉扯。掉在地上的榆錢沾滿了泥土。那個時候的生活條件不好,誰也不在意衛生不衛生,揀起來就塞進嘴里,嚼得津津有味,幽香撲鼻,倒也沒因此而跑肚拉稀。



    這樣的童趣美不了幾天,榆錢就成熟了,黃里透白的榆錢隨風四處飄揚。這個時候,家人會用笤帚掃起落在地上的榆錢,或是拌在面里聊補缺米少炊之困,或是兌換幾文錢貼補家用。

    一年四季,花開葉落,門前的這棵榆樹時常是鳥的驛站。當然,麻雀是???。它們在春色里,踏著搖曳的枝葉,歡快地蹦來跳去,求偶配對;在夏日里,站立在樹上,伺機飛進屋檐、墻縫巢穴,喂食幼鳥;而當秋季到來,又伴隨著小鳥,在樹上飛來飛去,捕捉蚊蟲;入冬以后,尤其是遇上下雪天,麻雀便將害鳥的本領,一展無遺,也就成了地地道道的家賊。它們往往是一群群一隊隊地落滿枝頭,跟家人捉起迷藏,與家禽爭搶食物。榆樹上,如果有喜鵲登枝喳喳一叫,媽媽總會說,家里要來親戚了。媽媽的話,十有八九還是挺靈驗的。在我的記憶中,只要聽到樹上的喜鵲歡快地叫起來,不是內親、便是遠戚,真的會上門來。小時候天真幼稚,常常盼著喜鵲登枝叫,為的是有朋自遠方來,家里改善伙食,自己也能趁機多少解解饞。

    三年困難時期,樹葉、樹皮上了餐桌充饑。這棵樹因長在院里好看護,家人只捋樹葉而不剝樹皮,她幸運地活了下來。再后來,家家發展庭院經濟,房前屋后種瓜點豆,以此彌補三百六十斤口糧的不足。這棵老榆樹吸地氣水分很厲害,每年都影響院子里莊稼的長勢和收成。為此,家人合計著要將老榆樹伐掉。

    記得那是一個春天,家人把伐樹當作了一個重要話題,但我和小弟不大情愿。當然,我知道小孩的想法在大人跟前沒什么份量,只能靠行動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我與小弟在一個漫天風沙吹拂的日子,在樹的周邊深挖下去,切斷了老榆樹長在地里盤龍錯節的根系,就這樣又救了老榆樹一條命。打那會兒起,我就從這棵榆樹的根系中領悟了人生的妙諦?,F在遇上狂風暴雨,城市里的一些樹會連根拔起,原因是移栽的樹,缺失自然的根系,頭重腳輕扎根淺。做人做事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那是一個顆粒歸倉的晚秋,或是己經入冬了,全村人都分回了口糧,唯獨我們家因人口多、工分少,全家來年的口糧被生產隊毫不留情地卡住了。父親為此東跑西找,說了一大筐軟話,也無人同情。爾后,把家里夏天打的青草和一只羊折合進去還不夠。那幾天,父母親真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整日坐立不安。那個時候,我雖然知道缺啥不能缺了錢,但此時,才懂得了啥叫一文錢逼倒英雄漢。一天晚上,父母親商量了好一陣子。母親說,要命呀、還是要樹呀,用樹抵命哇。母親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聽到母親決絕的口氣,我料定這棵樹的命數到頭了。

    第二天,父親一早就出去了。上午,院里來了一伙人,有拿鋸的、有帶繩的,還有幾個領導是作價的。聽著一聲聲鋸響,看著白嘩嘩的木屑四處飛淺,我站在樹旁有一種從未有過的無助和羞辱。老榆樹隨著被殺斷氣的一聲聲咔嚓咔嚓吶喊,整個樹體倒地,雞鳴狗叫,塵土飛揚,樹頭砸倒半個院子。

    老榆樹走了,縱是陽光靜好藍天白云,縱是滿天星斗銀河斜掛,整個庭院里,卻是空落落的,沒了氣、少了魂。老榆樹走了,那一年整個冬天,不見了落雪后老榆樹的銀裝素裹,也聽不到風吹樹枝的天籟之音,我的心情始終籠罩在陰霾里。

    樹是有靈性的,那是一棵希望之樹。來年春天萬物復蘇,誰也沒有料到在老榆樹的根部神奇地冒出了小樹芽,等發現時己經有一扎高啦,冥冥之中感到那棵老榆樹獲得了重生。

    我心中的老榆樹是一種生命力的象征,是我的朋友,我的圖騰。在愉快的日子里,看到它,我感到欣慰;在困難的逆境中,看到它,我想到希望和春天。

    若干年過去了。我的家人早己各奔東西。房屋空了,院墻倒了,那棵老榆樹趕上了好日子,自由自在地成長著。它結出的榆錢又生根發芽,在院子生出了大大小小的榆樹。每當我出差路過家門口時,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是觀賞院里的一棵棵小榆樹。

    觸景生情,我不由地感嘆:若有來生,我愿為樹,扎根于大地,順守自然,既不倨傲,也不卑微,隨冬去春來,看云卷云舒。


    2019年4月


    責編:楠楠(電話:010—65420087 郵箱:chizizzs@163.com)


    [上一篇: 祖孫五代一家人 ]    [下一篇: 記憶中的紗楊貴 ]

    相關鏈接

    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下载|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63|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爱与|亚洲狠狠久久一区二区三区
  •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