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記憶中的紗楊貴

    來源: 赤子雜志11月刊   發布時間:2020-01-06

    瀏覽次數: 1064


    文 | 郭強


    圖片1.png

    我的童年是在河北省東光縣紗楊貴村的姥姥家度過的。這是冀東南一個平常、普通的村莊。既沒有山水之美,也無人文之勝。而對于我卻是融于血脈、印刻在靈魂深處、情感意義上的美麗故鄉。

    因父母工作忙,我一周多就被送到姥姥家,由姥姥撫養長大,1972年上小學時才回到在阜城縣工作的父母身邊。上學后,每年的暑假、寒假都回姥姥家居住。根植于我記憶深處的是這里六七十年代,他們的精神面貌和生活狀態,古樸的生活情調,繁忙與安閑的生活節奏,樸素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秉性,不知疲倦的勞動場景以及農村中的傳統習俗習慣、人情世故,這些都深刻地影響了我一生。每逢佳節倍思親。雖然姥姥、姥爺已離開我們多年,但我對這片土地的親近與由衷的眷戀之情卻揮之不去。今年春節我又驅車百余公里趕往紗楊貴,既是走親看舅舅,更是回望來路,感受樸實深厚的底蘊,尋找初心的源頭。

    出東光縣城往東,經找王,過龍王李,到了后店東邊的橋頭,順著新修的通往村中的水泥路,放眼望去,幾里外的村莊便在眼前。一種莫名的與生俱來的熟稔與親切感迎面而來。雖然村外建起了不少新房,但還是小時候回家看到的輪廓和印象。時不時從屋頂飄出的幾縷炊煙,讓人感受到“暖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的田園意境。

    站在村頭,街道庭院,往昔相鄰,老房舊屋,雞鴨羊狗,水塘大坑,姥爺姥姥及舅爺、紅小舅、雁翎姨、大丫姨、晨光、海濱……濃郁的家鄉味道,溫暖溫馨的親情,淳樸善良的鄉親,兒時的伙伴,這些留在心靈深處的美好記憶,這一刻都閃爍在眼前。我慢慢地走著、看著,愿讓跟前的時間停下來,讓心靜下來,在回憶中去掉浮躁,放松身心,品味每一處都屬于自己心中的最美“風景”。

    一個人生命初期獲得的印象和記憶,是難以被消除和遮蔽的。童年雖然清貧,卻是無拘無束、無憂無慮、天真爛漫,充滿著快樂。

    圖片2.png

    從上學、參加工作一直到現在,最愿意去的地方就是姥姥家。小時候就盼著放假,因為一放假就有時間去姥姥家了。十二三歲時,我就自己坐長途汽車回家,因為交通不便利,先要坐車到東光,中午在汽車站買點東西吃,下午再倒車到原公社所在地的后店。下車后三里地的路程,跑著就到了。記得小時候每當挨父母、老師批評或和小朋友們打架受氣時,就想回姥姥家。認為那才是自己的港灣,情感的寄托,是可以訴說苦惱和委屈的地方,姥姥、姥爺才是我最親近、最疼愛我的人。

    記得小時候,村西的路旁都是白花花的鹽堿地,一片荒涼。到處都是一墩墩、一片片的的紅荊。這次回家我問起三舅和姨夫,當年的鹽堿地怎么變成好良田的。他們便打開了話匣子。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后,村里將產量高的好地和鹽堿地搭配著分到農戶家中,到年底根據收成交給村集體一些費用,剩下的歸自己所有,這一下村民種地的積極性提高了,大家開始改良土地。那時雖然科技不發達,機械化程度也低,但農民不怕辛苦,用牲口套上木耙,縱橫反復耙地,將土地表面土壤細碎、精耕,再用手提肩扛的水浸灌土地,將鹽分逐漸滲透到土壤深處。在改良土地過程中,有的農戶在地里種植高梁,收獲后將高梁桿埋在地下充當肥料,松動土壤的同時還中和了土壤的堿性。后來村里統一打了井,有了充足的水,農民反復的用大水澆灌,對土壤進行深耕細作,鹽分隨著大水的澆灌沿著松軟的土地滲透到了地下,逐漸形成現在的高質量的莊稼地。40年彈指一揮,從他們的話語之間,我仿佛能感受到當年他們砍去荊棘,刨開鹽堿地,辛勤勞作收獲的場景。

    那時候,沒有網絡,沒有電視,莊稼人沒什么娛樂節目,最熱鬧的是看電影、看戲。鄉里的放映員在街上一埋電影放映幕布的桿子,太陽還老高,孩子們就早早的拿著凳子,馬扎子、磚頭占位置去了。街上熙熙攘攘、水泄不通,臺上臺下,映前幕后,熱熱鬧鬧。

    放電影時,先放一個紀錄片,都叫“加”片。銀幕上一出現光芒四射的五角星或工農兵時,就知道播放“正”片了。影片都是黑白電影,印象最深的是《英雄兒女》、《奇襲》等,都是人們愿意看的打仗的“戰斗故事片”。

    看戲的時候,我最愿看的是反面演員、丑角,孩子們去后臺看他們化妝,他們不時的給我們扮個鬼臉,逗得孩子們大笑不止。演員們都是自己村的,以致我這次回家路過當時演員的家門口時,不禁問起這家的“李玉和”、那家的“李鐵梅”現在干什么了,日子過的怎們樣。聽著他們日子過得好,孩子有出息,打心眼里為他們高興。

    紗楊貴村曾是傳統的鞭炮專業生產村。小時候過年,家家戶戶放鞭炮,放焰火。周圍鄰村的人們都說,數紗楊貴的鞭炮放的多、放的響,全村的人都覺得挺自豪。那時候,人們認為誰家的鞭炮放的多、放的響就意味著來年的日子好。每年的正月十五,真是“東風夜放花千樹”。全村六個生產隊在大街上擺放好用土坯和磚制成的焰火,然后依次燃放,一時間焰花爭艷、流光溢彩、此起彼伏。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到大街上觀看煙火,歡笑聲、呼喊聲回蕩在村子上空,熱鬧非凡?!氨衤暵曇粴q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是那時候過年的真實情景。人們在喜慶、熱鬧、祥和中,憧憬著對新年的祝福和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愿景。

    由于是傳統手工生產,設備簡陋,鞭炮在給人們帶來經濟效益和快樂的同時,也給不少家庭帶來生命和財產的損失。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人們漸漸認識到鞭炮的危害,加上政府引導嚴管,這種屬于非法生產鞭炮的情況早已不復存在?,F在人們從事高效的農業生產、進城務工、糧食加工、物流運輸,生活越來越穩定、富裕。

    行走間,見到村西的大水坑,就想起當年與水坑相伴的日子。想起光著屁股戲水洗澡的背影,想起捉魚摸蝦的快樂時光,想起了清風習習、明月當空、美麗寧靜的夏夜。草叢中蟋蟀唱鳴,路邊樹影婆娑,泥土的芳香,青草的味道,寧靜素美,令人陶醉。

    當年水坑的水總是滿滿的,尤其是一場大雨過后,水幾乎要溢到大路上,一眼望不到邊?,F在水坑里依然還有一洼面積不大的水,也應驗了那時候老人常說的,這個水坑從來沒干涸過。

    在那物資匱乏的年代,孩子們平時能吃到的零食很少,最喜歡吃村北頭的一位老人自己制作的糖。每天上午太陽一出來,他便提著木質的糖盒,拄著拐杖來到街上。老人高高的個子,背有點微駝,也許是常年做糖熏的,臉上總是黑黝黝的,襖袖上、褲子上也油黑發亮。孩子們一見他從胡同口出現,就呼嚕一下子圍著他,在后面跟著,直到他在小賣部的旁邊擺上攤子。那時候,總是想著法的給姥姥要零錢去買糖吃。

    形狀像餃子劑子的糖,又香又甜還粘牙,現在想起來依然回味無窮。人都說胃口都是有記憶的,我一直愿吃甜食和糖塊兒,也許與小時候常常吃糖有關吧。姥爺的家族世代務農,忠厚本分。姥爺楊文興、姥姥王俊娥,他們出生時的1914年和1916年,正是民國時期。軍閥割據、民不聊生,廣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姥爺、姥姥一生經歷太多的艱難困苦,他們共生育五個子女,我有四個舅舅。在那生活極度困難的年代,大舅二舅十幾歲就跟著本村的鄉親去了東北和西北謀生。后來,分別在遼寧錦西和內蒙古烏拉特前旗成家立業。我參加工作后都去過他們那里。姥姥去世時,兄弟姊妹五個見面后,大舅、二舅訴說他們少小離家、背井離鄉的艱辛和磨難,分享他們經過艱苦創業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三舅、四舅也都是莊稼把式,不怕吃苦受累。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兩個舅舅為蓋房娶媳婦,每天在生產隊干完活,還起早貪黑的用小推車一車一車的在村南幾人深的大坑里挖土墊宅基地。在鄉親們的幫助下,兩個舅舅都蓋上了新房,娶了媳婦,過上了安穩踏實的莊戶日子。

    圖片3.png

    姥爺年輕時因騎車子不慎摔倒,落下了終身的跛腳殘疾,走路、干農活都受到影響。但他一身不閑,能做的農活盡量去干,去地里撿拾剩下的麥穗,去刨落到地里的地瓜,一個布條、一根鞋帶、一根柴火,都撿回家中。他像上滿發條的鬧鐘不知疲倦的轉動著指針。記得那時姥爺將一根根的紅荊,從中間一劈兩開,編耙編筐,編籃編簍,又結實又耐用。

     姥姥每天都起得最早,燒火做飯,收拾院落。做完早晨飯,準備晌午飯,整天圍著鍋臺轉,忙忙碌碌,但從沒聽她抱怨過。她總是那么心甘情愿,盡心盡力地讓我們吃好吃熱乎。在她看來,日子就應該這么過。等一家人吃了飯,下地干活的都走了,姥姥開始刷鍋刷碗,把案板、碗筷、菜刀都拾掇的整潔而整齊。鄉親們只要進到姥姥家,都說干凈利落。

    姥姥從小帶我長大,我對她感情特別深。她常年咳嗽,尤以冬天晚上為重,每晚都要咳嗽很長時間。為此,母親每年冬天都為姥姥準備一些鴨梨用于止咳。一到晚上,姥姥都將鴨梨削成容易入口的小塊,擱在碗里放在床頭前。不咳嗽不吃,咳嗽嚴重的時候,她才吃一塊兒,壓一壓。每逢親戚鄰居家有大人孩子生病,她都用小手絹包上幾個鴨梨去看望。以致到現在一吃鴨梨,我就想起姥姥,想到鴨梨能治咳嗽。姥姥去世那年69歲,至今已離開我們三十多年了。我想,她當年哮喘咳嗽的疾病如果趕到現在的醫療條件,一定能夠治好,這也給我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姥爺、姥姥雖沒上過學,不認識字,沒有人生的大道理,但他們一生吃苦耐勞、勤儉持家的勞動觀念和生活方式深深地影響了我們幾代人。

    我漫步于大街小巷,看到大部分人家都在村外或老宅基上建起了新房,好多人家的大門口停放著本地或外地牌照的小轎車,村東的菜市場,蔬菜瓜果、雞魚蛋奶齊全,深切感受到人們生活條件、生活質量的提高。身邊的表弟說,過去地里的活,一天到晚干不完,現在耕種、收割都是機械化。水利基礎設施不斷完善,對渠道整修、坑塘清淤,耕地“旱可澆、澇能排”。以前出村都是土路,如今實現了“村村通”、“戶戶通”。鎮村還開展農村環境整治、精準扶貧、平安建設,村民的生活質量有了很大提高?,F在人們不僅滿足于吃飽穿暖,更加注重的是身心健康、幸福指數。透過他穩健的談吐,我心生感慨,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經濟發展日新月異,而我們廣大的農村也隨著時代的變遷舊貌換新顏,兒時曾經期望的幸福生活如今都變成了現實。

    紗楊貴,永遠是我心之所向,根之所系,魂之所依。

    (作者單位: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

    責編:楠楠(電話:010—65420087 郵箱:chizizzs@163.com)


     


    [上一篇: 此去經年榆樹情 ]    [下一篇: 想起那年娘來部隊 ]

    相關鏈接

    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下载|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63|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爱与|亚洲狠狠久久一区二区三区
  •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