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想起那年娘來部隊

    來源: 赤子雜志11月刊   發布時間:2020-01-07

    瀏覽次數: 1306

    文 | 馬譽煒

    1977年是我當兵的第二年,作為新兵,頭一年參加了4個多月的唐山抗震救災,年底從災區撤出接著又參與中央“解決保定問題”,隨部隊直奔行唐和阜平一帶搞軍宣,制止地方“武斗”,收繳兩派群眾手中的武器裝備。撤回清風店營區時,已經是春節以后了。

    圖片21.png

    1977年夏在唐縣王京鎮與娘和五弟合影

    轉眼春暖花開,初夏就來臨了。一天晚上,吃過晚飯,我仍像往常一樣,到連隊的豬場幫助同年入伍要好的戰友、自愿當豬倌的山西絳縣籍飼養員衛衍榮打掃豬場衛生,忽然聽到有人從連隊西墻邊喊我:“小馬!馬譽煒!你母親來部隊看你來啦!快回來吧!”

    ???真的是娘來啦?前些時候,我曾給家里寫信,考慮到入伍后,娘因牽掛我總是流淚,參軍到部隊也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出遠門,有時想家想娘,自己也躲進被窩里抹過眼淚,況且連隊住進營房后也陸續有戰友親屬來隊,就在家信里邀請娘有空兒也可以來部隊看看,并說啥時候定下行程來,一定提前來電報通知我,好去清風店火車站接。怎么也沒接到電報和信件,娘就來了呢!

    真的是娘來啦!與她一同來的,還有我那年剛滿11歲的五弟。我從連隊豬場一溜小跑兒,氣喘吁吁地見到正在連部焦急等候的娘和五弟,她倆一看見我,臉上頓時都現出驚喜的光芒。娘說,在家去鄉里給我拍了電報,不知咋鬧的,電報還不如火車快呢?傍黑在清風店下了火車,正趕上有兩位軍人趕著毛驢車去車站接人,就把娘和五弟拉上了,人家很熱情,一直給送到了連隊。

    圖片22.png

    1979年我(前排中)任排長時與戰友們在一起。

    那時候,團里官兵親屬來隊招待所的條件很差。住室面積很小,沒有床,壘的是磚炕,除了一個炕就沒有多大地方了,墻面也有些黑乎乎的,住進去要吃集體食堂,上公共廁所,很是不方便。有的軍官家屬來隊,就自己用小煤油爐子做飯,那油煙味兒嗆得整個走廊喘不上氣來。

    娘住進招待所的幾天里,手還是閑不住,她把我的軍被和褥子什么的拆了洗過縫上,又幫助我同班的戰友縫被子、補衣服。一有閑暇,她也領著五弟在營區轉轉。晚上趕上部隊放露天電影,也拿著馬扎子去看。一天他對我說,三兒,今天俺碰到一個東北的大個子穿四個兜的軍官,人家說知道你,說你新兵就在唐山入黨立功,在部隊有前途呢。娘說這些時,顯得特別高興和激動,臉上寫滿了自豪。當時使我感到,我在部隊的一行一動,不僅僅是我個人的臉面、榮譽,還系著父母家人的期冀。做兒女的,干好工作,為家爭光,為國盡忠,應是最大的盡孝。

    因擔心娘和五弟吃不下招待所的差勁兒伙食,有時連隊吃餃子或包子時,我就給她們打回幾個去改善改善。娘見了就說,別這樣,可不要讓人家連隊上說你多吃多占,這里伙食比咱家強多了,每天都有大米白面還吃嘛去?我就對她說,咱從連隊打點干糧不算事兒,是連長指導員知道您來隊允許我打的。這樣說了,娘才放心地去吃。

    圖片23.png

    1988年我(前排左二)任團政治處主任時歡送轉業軍官合影。

    正上小學的五弟跟娘來看我,心里還裝有一個“小九九”。因他在弟兄中行五,所以家里人從小就喊他“小五兒”,到上學時,學名就順其自然叫了個“馬武”。開始五弟也沒感覺這名字不好聽,后來人們“馬武兒,馬武兒”叫得多了,他越聽越不愛聽。心想哥哥們名字都是在“譽”字輩兒上排列下來,為嘛我的名字非叫個“五兒”呢!來部隊的第二天晚上,五弟就有些不快地對我說:“三哥,你得給俺起個名字?!蔽艺f:“怎么?‘馬武’這名字不是很好嗎?多亮??!再說了,中央委員里還有叫個馬小六的呢!”他馬上顯出一副欲哭的樣子:“不好聽,俺不喜歡!”我馬上哄他說:“沒問題,別急,我琢磨琢磨?!边^了一會兒,我對他說:“我的名字是煒,你小哥名字是峰,那你就叫輝吧!我們三個偏旁連起來就是山火之光??!”五弟聽了很是高興,連說這個名字好。于是,從部隊回去再上學時,他就在課本、作業本上寫上了“馬譽輝”這個名字,從此他就有了新的學名。大概這是五弟隨娘來了一趟部隊的最大收獲。

    娘在部隊期間,我還利用星期天,陪她一起去了駐地村鎮——唐縣王京鎮。我們那個團隊雖然寄信地址寫的是“河北定縣清風店51046部隊”,其實僅是火車站名是清風店,離清風店鎮還有十幾里路呢!車站所在地實際上是唐縣王京鎮,一個沿鐵路而建的村子,地上到處是運煤列車撒下的黑灰。王京鎮有集市、商店、縫紉和修理鋪子、照相館。那時我們新兵請假去趟王京鎮,就是進城一樣的感覺。那天陪娘逛過商店、集市,就到照相館,我與娘和五弟合了張影,當然照片上的我還是一臉嚴肅的樣子,畢竟剛20來歲,還不知道怎么裝笑。那天還單獨給娘照了一張二寸照片。娘那年剛滿52歲,比我現在的年齡要小得多,盡管操勞了許多年,但那時她的臉上并無皺紋,頭發和眼眉都是黑黑的,兩眼也是炯炯有神。沒料想,30年后,在王京小鎮照的這張照片成了娘的遺像。娘留在世上的單人照極少。

    娘從部隊回去的第二年,也就是我當兵的第三年,我即在部隊提干,被任命為38軍114師341團1營機槍連2排排長,定為國家機關行政干部23級。工資每月為52元。

    責編:楠楠(電話:010—65420087 郵箱:chizizzs@163.com)


     





     




    [上一篇: 記憶中的紗楊貴 ]    [下一篇: 上學的路 ]

    相關鏈接

    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下载|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63|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爱与|亚洲狠狠久久一区二区三区
  •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