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好 友 福 貴

    來源:   發布時間:2021-01-11

    瀏覽次數: 911

    文/冀運希

    在我年過六旬的人生知遇里,夠得上莫逆之交的好友為數不多。他--董福貴,是我好友中一位值得記住的人物。

    我和福貴都是天德永大隊的,他家住黃家村,我家住席麻灘,兩村相距不過三四里地。但兒時的我們,他不認得我,我不認識他,倆人結識純屬一次有趣的偶遇。

    1973年9月,我考入三義泉中學高五班,福貴已經是本學年將要畢業的高三班學生,他年長我三歲,我低他兩個年級。那是深秋的一個周日下午,幾路同學返校途中相遇,我頭次見到了福貴。一路上,他談天說地甚是活躍,自然引起我的格外注意。不曾想,我們進校園抄近道翻墻,他不慎將干糧袋甩進廁所糞坑。頓時,引得同行者哄然大笑,他尷尬地悻悻離去。就這樣,以后成為仁兄的他,首次以如此窘態走進了我的視野。


    1976年7月,我們高五班臨近畢業。學校領導基于教化學生在廣闊天地大有作為之考慮,特意安排了一場勵志報告。報告的主人公,正是我們大隊年輕有為的革委會副主任、團支部書記、民兵營長董福貴。他畢業早于我兩年多,因其吃苦肯干,能寫會道,各方面表現超群,回鄉不久就從一個林場技術員“三結合”進大隊領導班子,并好運連連,身兼數職。能出這樣一塊好料,自然成了母校的驕傲和宣傳的對象。

    那天,報告會會場設在禮堂,全校師生悉數到場,聽眾黑壓壓的坐了一片。不愧經過一番官場的風云洗禮,二十三歲的他,已經金蟬脫殼,少去了學生的青澀。他面對臺下眾多的聽眾,一點兒也不怯場,旁證博引侃侃而談,甲乙丙丁口若懸河。


    事隔多年,他所講的內容記不太清了,大致意思是感謝學校的培養、農村像個大熔爐、貧下中農是最好的老師、與天與地與人斗其樂無窮……如此云云。他的演講,既沒草稿也無提綱,足足講了兩個小時。應該說,講了不少大話空話,也講了一些實話。用現在時髦的語言說,內容盛著滿滿的心靈雞湯。說實話,我從頭至尾洗耳恭聽,被他深深地折服了,但也被他講懵了,相形見絀的感覺油然而生。暗自尋思著,與其相比,自已何德何能,在那個廣闊天地能有作為

    高中畢業回家的第二天,我便隨社員們下地勞動了。那段時間,我無論干啥農活都不惜力,有寫寫畫畫的事情還猴子打敬禮--露一小手,倒也贏得不少村民的認可。但不能想到的是,農村遠比學校復雜的多,個別人似乎與我有意作對,你越努力受到的傷害越多,甚至還會無事生非。

    就在我一籌莫展、心灰意冷的時候,福貴出現了,成了我人生路口的一株救命稻草。我非宿命論者,但隨著自已閱歷的深入,不得不承認命運中還真離不開貴人的相助。那個時候的福貴又履新職,己經就任大隊專業隊首任隊長。所謂專業隊,其實就是集結各生產隊的精壯勞力,突擊完成學習大寨戰田斗地等艱難苦重任務。家兄二哥眼看著數學尚好的弟弟連個記工員也混不上,便找其福貴同學說情,讓他抽調我去專業隊勞動。二哥忐忑而去興奮而歸,說老同學二話沒說就滿口答應了。在我后來與福貴的接觸中,感覺他是性情中人,說話直來直去,少了一些人那種官場上的油腔滑調。

    專業隊實行的是半軍事化管理。起初,我編在班排在和青壯勞力一樣,打壩建橋,修路打井,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披星戴月搞突擊,都不在話下。咱畢竟從小到大沒脫離開農村,與農民弟兄有著天然聯系,很快就融入到了這個群體中。

    那是一個陰雨天,我歇工在家,福貴騎自行車找上門,讓我起草大隊團支部的工作經驗,說他要去參加縣上的先代會。我起草的材料,他還比較滿意,只提出一條意見說,少些書生氣,多用方言土語。會上,他的發言一炮打響,引起縣里領導的關注和重視。之后,天德永大隊團支部還被評為全國先進集體。時隔多年,我倆見面,他還用那句“對團的工作一要擱記、二要熱煞”中的老家方言,與我調侃戲謔。自從寫了這次材料,福貴開始高看我一眼,很快就讓我兼職專業隊不脫產的文書。說是文書,其實就是聽他的召喚,跑腿到各勞動班組發個口頭通知,有時陪他到各點檢查出勤率或農活質量。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那段時間,我與他的關系毫不夸張地說,密切到形影不離,一天到晚跟著他跑,全身心撲在專業隊的工作上。僅僅半年時間,專業隊為幾個小隊打了多眼機井,土法上馬架起一座簡易橋梁,更可點可圈的是初步完成了全大隊林路渠的“井田制”建設。大隊路渠成網、樹木成行、機井布點的農田基本建設,一舉揚名全縣,成為學大寨趕金星的典型樣板。

    若干年過去了,當年栽種的樹苗已長成參天大樹,從前的土路硬化為水泥路,成了家鄉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每次回鄉省親,漫步在林蔭道上,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段激情似火的青春歲月,想起寶子、文貴、迷娃、招弟等一起摸爬滾打的兄弟姐妹,想起與董大哥在那段時間結下的兄弟友誼。


    時間好不經用,我到專業隊轉眼到了年末,一年一度的征兵工作開始了。那些年,參軍入伍吃香得很,適齡青年擠破了頭。走這條路,不敢說都是為了保家衛國,但誰又能排除這不是農家子弟鯉魚跳龍門的最佳選擇。家兄兩個哥哥曾幾次報名參軍未果,皆因父親被抓過壯丁過不了政審坎。征兵到了報名時段,家人一再督促我去試試。有前車之鑒,我一再猶豫不決,不想再去丟人現眼。福貴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動找我鼓勵報名。至今還記得他的原話:“可能調你到大隊部工作,但在這兒出息不大,應該去部隊闖闖?!蔽覟楸苊庵氐父厕H,誠實地向他吐露了家兄參軍不成的情況。他對此不屑一顧,直言不諱地說,這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問題。在當時大搞政治運動的形勢下,此話能出在他這樣身份的人之口,著實讓我佩服。也由此可見,在他的心目中已經視我為知己。

    果不其然,到我參軍外調審查,時任大隊民兵營長的他親自出面,我的致命點得以順利突破通關。參加完縣里體檢后的一天,我倆收工后無事閑聊,他突然說,你回家弄個菜來,咱倆喝瓶好酒。他還出于走夜路安全考慮,從武器庫提出一支半自動步槍給我。事情就是這么巧,我一到家,大哥就欣喜地告訴了當兵成真的喜訊。當帶著母親炒的土豆絲返回,一瓶西鳳老酒已經上桌,我進門迫不及待地與他分享了喜訊。他卻慢條斯理地說,我已經有所預感了。那天晩上,福貴說了好多話,大都是掏心窩子的囑托和希望。酒不醉人人自醉,不知是興奮,還是離愁,二人對飲一瓶都喝高了,和衣擠在他的單人床上睡到天亮。

    我到部隊不久,他另有高任,被委以三義泉公社專業隊隊長。我倆天隔一方,鴻雁傳書,并未隨著時間的推移淡化感情,也沒有因為隔行無話可說。在書信來往中,相互很少談及家長里短,大多是探討見仁見智的理想追求和人生哲學、社會變革、工作體會等等。那些年,他給我的來信足以編輯一本厚厚的書籍,可惜在我從北京軍區調往成都軍區搬家時全部丟失,至今后悔不己,成了終身遺憾。

    1977年那一年,是國家和民族發展的轉折點,也是個人命運的轉折點,關閉十余年之久的高考大門重新打開,全國上下一片歡騰。福貴白天堅持正常工作,晚上熬夜復習功課,同570萬出身不同、年齡懸殊、身份迥異的“追夢人”一樣,涌入浩浩蕩蕩的高考大軍。我在部隊接觸各地的人多,曾給他收集郵寄過一些復習資料。這年高考,他報名本科,由于備考時間有限,總分差3分未過錄取線。于是,我寫信勸他第二年報考中專,他卻心志很高,要繼續報考本科,并果斷放棄公社借干的機會和考驗,找到一戶同學的老奶奶家全身心投入復習備考。甘蔗沒有兩頭甜,敢于孤注一擲,是福貴長于一般人包括我的特有膽識。

    第二年的高考記得是在夏季,我在部隊有幸與福貴一起參加了地方高考。高興的是,他考中內蒙古農牧大學,我被河北師范大學錄取。在我第一時間寫信告知他中榜消息的第二天,團里的干部股長找我談話說,因工作需要,錄取通知書己經退回學校。一個農家子弟,盼得就是能吃上公家這口飯的唯一奢求,可煮熟的鴨子到嘴飛了,我當時的心情郁悶的很。在除“服從組織決定”外不敢說二話的情形下,我又寫信向他吐露了只想上學的心愿。那段時間,他幾乎兩三天就給我一封語重心長的來信,多方面分析利弊,反復做我的思想工作,使我從困頓中走了出來。

    福貴上大學的第二年,我因父親住院,專程到呼和浩特探視,并抽空兒去學??赐怂?。那時的他,已經當選為學生會主席。使我感動的是,他的上學費用還是東拼西湊,卻非要盡地主之誼。那天,他請我到學校附近一個小餐館,約了幾位同鄉,要了三個涼菜,還打了幾兩散酒。飯后,我執意結賬,他嚴辭拒絕,我親眼看到他是跟一位同鄉現場借了幾元錢。這些年,我和親朋好友少不了飯局,但那頓飯的記憶一直揮之不去,回味著簡樸中滿滿的哥們兒義氣,蘊含了無法用金錢計算的摯友情誼。

    之后,我在部隊入黨提干,福貴畢業分配到自治區農牧廳工作。因為他有農村基層工作的閱歷,又有上大學任學生會主席的經歷,到大機關工作得心應手,很快成為單位的骨干,沒幾年功夫步入領導干部后備行列。社會充斥著前后晌看人的劣習,但他的發展進步,并未影響對我這個小排級干部相好如初的感情,一如既往地扮演著兄長的角色。

    福貴生性是一個勇立潮頭的弄潮兒,但帶來的問題是有點太任性。這常常是一個人特質的兩面性,正如組織看一個干部,肯定你敢于擔當,一般會指出你要注意工作藝術;肯定你注重團結,大多會指出你要大膽開展工作。機關可是個人精聚會的地方,瞻前顧后,很難拿捏。我正感覺他在機關工作風生水起的時候,卻一封來信告知我,他已經申請到農牧廳下屬食品加工企業任職。問起緣由,他第一次對我冠冕堂皇作答:“愿意干干實業,企業更鍛煉人”。我雖默認他的說辭,但難免生發種種猜測:“或許是冒尖被掐,或許是得罪領導……”。我做人的理念是,再好的朋友也不去深究人家的難言之隱。

    我的猜測總歸是猜測,但后來他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使我吃了一驚又一驚。他急于在企業干出一番事業,擴大生產,用人不當,導致鍋爐爆炸,造成人員傷亡。人命關天,他是企業負責人,自然脫不了干系。人不走運時,喝水都會塞牙。他一定是事故責任壓力山大,出差乘火車途中突發心臟病。雖經搶救保住了性命,但自此情緒低落,焦慮不安,又患上了抑郁病癥。

    他患病后,我倆幾乎每天通個電話。他愛人說,福貴就想和你說說話,說過后情緒會好轉一些。那時,我已從事首長秘書工作,實在難以脫身與其見面。但我對他的病情總是牽腸掛肚,便趁一個雙休日乘飛機專程去呼和浩特探望了他。我是晚上到他家的,一見面他就有說不完的話,倆人促膝談了很久,嫂子再三催促就寢,我和他卻在沙發上不知不覺中睡著了。第二天,我必須返京上班。離別時,他拉著我的手依依不舍,我第一次看到這個硬漢子也有軟弱的一面。

    這一年臘月,我安排他到北京軍區總院治療近一個月,并私下讓首長保健醫生給其輔助理療。當時,我倆的經濟條件都不寬裕,嫂子白天到醫院陪護,晚上住在我家,每天坐公交往返六十多公里,風雪無阻,從無怨言。我由此對嫂子肅然起敬,為他找到這樣的終身伴侶而贊嘆不己。在以后的日子里,嫂子成了我與福貴友好相處的潤滑劑。

    有嫂子的精心照料,有現代的醫術治療,當然也有我的悉心開導,福貴的病情得以有效控制,漸漸好轉。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哲學點兒看,他畢竟是位拿得起放得下的開明人士,盡管受著不由自主的心理折磨,但仍有著足夠的自我調節能力。大約過了一年多時間,他遠離抑郁困擾,身心恢復常態。但和他如影相隨的我,明顯感覺老兄少了些許過往的鋒芒和銳氣。

    對一般人而言,自已病史在身,靠上單位的保障,邊工作邊休養,過個安穩悠閑的日子,可謂之上上之策。然而,他自尊心太強,毅然決然地辭職,選擇下海經商。他決絕的性情,我明知規勸無用,只好出于友情關照,舉薦他到部隊企業從事生產經營。讓人生氣的是,這個人不按套路出牌,干了一陣子又不辭而別,撿起所學專業注冊公司,開始了玉米種子的研發銷售。

    對此,起初我并不看好,但后來的發展大大出乎我的預料。他注冊的內蒙古種星公司,從幾十元、幾百元零散業務起步,一干就是25年?,F在,種星公司的生意遍及全國各地,內蒙古、海南等地建立了鞏固的種子培育基地,研發推廣的玉米種子深受種植戶的青睞和喜愛,在全國種子行業中已經小有名氣。一直依靠鐵飯碗的我,如今與他經濟上相比自愧不如,但我倆的交往中總有一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兄弟情結,從不受市俗所左右。

    我倆既是同鄉又是同校,老鄉校友來回交叉。他性情率直,說話隨意,愛開玩笑,有時難免得罪人。所以,有的朋友偶而會對他說三道四。遇有這樣的情形,我除勸解調和外,從不人云亦云。有人說他怪,實際是對他還是了解不夠。說實話,我也是個倔脾氣,與他相處的四十多年,從未紅過一次臉。知我者董哥也,知董哥者莫我也。就連他的孩子會說話時,就開口喊我二爸,可見我倆人的關系早已上升為兩個家庭的交情。

    自他“下?!焙?,我和他的職業和生活基本步入常態,相互來往比從前更頻繁一些,特別是近年來可能上了歲數的緣故,幾天沒有通個電話,總感覺好像忘了件甚事沒做。有意思的是,這種平淡的來住反而再沒有多少故事可講。隨著各自生活閱歷的豐厚,倆人到了一塊兒,或者電話微信,那些書生意氣、激情飛揚的話語越來越少,兒女情長、噓寒問暖卻成了離不開的話題。大多數的情況是,見面推杯換盅,根本不管誰言輕語重,都是信口開河,互不客氣,盡訴衷腸,次次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連說了些啥都記不起來;酒醒后,自勉下次少喝,往往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下次又是外甥打燈籠——照舊(舅)。

    當年的董福貴,身材高挑,腰板挺直,臉龐黝黑,瞇縫著的一雙小眼佩戴一副高度近視眼鏡,折射出心高氣傲的不屑和足智多謀的聰慧。而今的他,頭發已經花白,臉上顯露出歲月的滄桑,但依舊目光炯炯,快人快語,一如既往地保持著眼里揉不進半點沙子的秉性,風塵苦旅似乎并沒有打磨去他的棱角。他稱得起是位上等的聊客,天文地理,人情世故,侃起來頭頭是道,可很少與人包括我這樣的朋友談及他的人生過往。其實,這位仁兄的少年是不幸的。十歲那年的他,父親英年早逝,母親迫于生計帶著小妹改嫁,自己開始獨自一人生活??上攵?,他年少時經歷了何等的窘境,就是哥嫂關愛有加,族親有所照應,其生活一定是艱辛而又無奈的。不可思議的是,在那個“讀書無用“的年代,他竟然沒有放棄學業,而且成績名列前茅,一直讀至大學畢業??梢韵胂?,一個少年經歷如此磨難,倘若沒有剛毅頑強的堅韌,別說學業難以完成,就連生存都是問題。無疑,這些苦難歲月給他留下了刻骨銘心的創傷,鍛造了他骨子里的血性人格,成為他后來挑戰人生的精神力量,也是締結和延伸我們友誼長存的紐帶所在。

    “人生難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難覓?!痹谶@紛繁復雜的人世中,有福貴這樣的一位朋友,我是幸運的。

    責編:麗英(電話:010—65420087 微信:jingbo1030 郵箱:chizizzs@163.com)


    [上一篇: 智語四篇 ]    [下一篇: 夜宴 ]

    相關鏈接

    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下载|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63|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爱与|亚洲狠狠久久一区二区三区
  • <nav id="sgiko"><code id="sgiko"></code></nav>
    <xmp id="sgiko">
  • <menu id="sgiko"></menu>
  •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
  • <nav id="sgiko"><strong id="sgiko"></strong></nav>
    <xmp id="sgiko">
    <nav id="sgiko"></nav>
    <xmp id="sgiko"><menu id="sgiko"></menu>